苏白文化传媒
天地出版社北京出版中心挂牌出版“路标石丛书”

天地出版社北京出版中心挂牌出版“路标石丛书”

2017年01月16日22:01   新浪读书 我有话说
作家王蒙在“路标石丛书·当代华语文学名家自选集系列”新书发布会上讲话作家王蒙在“路标石丛书·当代华语文学名家自选集系列”新书发布会上讲话
作家张炜在“路标石丛书·当代华语文学名家自选集系列”新书发布会上讲话作家张炜在“路标石丛书·当代华语文学名家自选集系列”新书发布会上讲话

  2016年下半年,四川省委宣传部部长甘霖同志对四川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工作提出明确要求:“重振四川出版、做强四川影视”。

  作为四川出版的主力军,四川新华发行集团及其控股的新华文轩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迅速做出响应,公司领导从全局和战略的高度来布局、并用实际行动来 “振兴四川出版”。

  2017年北京订货会上,新华文轩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和旗下天地出版社将对外宣布两件大事:

新华文轩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志勇向天地出版社新社长杨政授牌新华文轩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志勇向天地出版社新社长杨政授牌

  第一件大事 天地出版社北京出版中心授牌仪式

  为落实股份公司中长期战略规划,振兴四川出版,有效聚集公司业务资源,根据股份公司的统一部署,华夏盛轩公司和天地出版社进行战略重组,将华夏盛轩公司吸收合并进天地出版社,并在天地出版社全面推行改革创新,逐步建设天地出版社子集团,以期尽快将天地出版社做大做强,实现跨越式发展。

  天地出版社,成立于1995年,是新华文轩旗下出版方阵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华夏盛轩公司,成立于2008年,作为新华文轩在北京布局多年的优质出版资源,近年来规模和效益稳健增长,跨入发展的快车道。

  天地出版社与华夏盛轩公司的整合项目是股份公司贯彻“振兴四川出版”指示精神的一项标志性工程,旨在以天地出版社为核心建设跨地域发展的综合性出版社,逐步建设现代出版子集团。天地出版社在2017年新春之际正式启用新LOGO,天地人和,天地社将以此为起点,跻身全国一流出版社。

  新华文轩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为此举行授牌仪式,公司董事长将把一个“新”的天地出版社交到新任社长手中,冀望由此为起点,开创四川出版的一片新天地!

王蒙与何志勇为“路标石丛书”揭幕王蒙与何志勇为“路标石丛书”揭幕

  第二件大事 “路标石丛书·当代华语文学名家自选集系列”新书发布仪式

  当代华语文坛,群星璀璨,大家辈出。

  天地出版社经过充分的市场调研和筹划,将精心推出“路标石丛书·当代华语文学名家自选集系列”100本,这既是天地出版社与华夏盛轩公司整合后的开篇之作,又是献给“振兴四川出版”的一份厚礼!本系列图书邀请当代著名作家王蒙题写丛书名,撰写总序,第一期将推出15本!王蒙、陈忠实、史铁生、张炜、韩少功,熊召政、王安忆、赵玫、方方、池莉、苏童等名家的自选作品陆续上市,今后还考虑出版港澳台及海外华语作家的自选作品。

  本系列图书力求全面概括当代华语写作全貌,反映华语作家创作的最高水准;也力图贴近年轻读者,希望以一套书把当代华语写作的全貌介绍给80后、90后的年轻人!

  正如王蒙序言中所说“文艺文艺,不论视听艺术能赢得多多少百倍更多的受众,文学仍然是地基又是高峰,是根本又是渊薮。文学的重要性是永远不会过时与淡化的。”

  当代华语文学不同年代、具有代表性意义知名作家的作品集中呈现,有助于年轻读者全面把握当代华语写作的传承脉络以及未来走向。

“路标石丛书·当代华语文学名家自选集系列”“路标石丛书·当代华语文学名家自选集系列”
“路标石丛书·当代华语文学名家自选集系列”“路标石丛书·当代华语文学名家自选集系列”

  王蒙:路标石丛书序言

  新华文軒集团在做一套当代作家的自选集,第一批将出版陈忠实、史铁生、张炜、韩少功、王蒙的自选作品,目前签约的则还有熊召政、王安忆、赵玫、方方、池莉、苏童等同行文友。好事,盛事!

  现在的文学创作并没有太大的声势,人们的注意力正在被更实惠、更便捷、更快餐、更市场、更消费也更不需要智商的东西所吸引。老龄化也不利于文学作品的阅读与推广,因为老人们坚信他们二十岁前读过的作品才是最好的,坚信他们在无书可读的时期碰到的书才是最好的,就与相信他们第一次委身的情人才是最美丽的一样。新媒体则常常以趣味与海量抹平受众大脑的皱折,培养人云亦云的自以为聪明的白痴,他们的特点是对一切文学经典吐槽,他们喜欢接受的是低俗擦边段子 。

  孟子早就指出来了,“耳目之官不思,而蔽于物。物交物,则引之而已矣。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也。”他强调的是心(现在说应该是“脑”)的思维与辨析能力,而认为仅仅靠视听感官,会丧失人的主体性,丧失精神的获得。因为一切的精神辨析与收获,离不开人的思考。

  当然,耳目也会激发驱动思维,但是思维离不开语言的符号,而文学是语言的艺术,是思维的艺术,是头脑与心灵而不仅仅是感觉的艺术。文艺文艺,不论视听艺术能赢得多多少百倍更多的受众,文学仍然是地基又是高峰,是根本又是渊薮。文学的重要性是永远不会过时与淡化的。

  当代文学云云,还有一个问题,“时文”难获定论,时文受“时”的影响太大。学问家做学问的时候也是希罕古、外、远、历史文物加绝门暗器,不喜欢顺手可触、汗牛充栋的时文。

  但读者毕竟读得最多最动心动情最受影响的是时文。时文而晒一晒,,静一静,冷一冷,筛一筛,莫佳于出版自选集。此次编选,除王蒙一人而外都是文革后“新时期”涌现的作家,基本上是知青作家。知青作家也都有了三十年上下的创作历程与近千万字的创作成果。几十年后反观,上千万字中挑选,已经甩掉了不少暂时的泡沫,已经经受了飞速变化与不无纷纭的潮汐的考验,能选出未被淘汰的东西来,是对出版更是对读者的一个贡献。以第一批作者为例,陈忠实的作品扎根家乡土地,直面历史现实,古朴淳厚,力透纸背。史铁生身体的不幸造就了他的悲天悯人,深邃追问,碧落黄泉,振撼通透,沉潜静谧。张炜对于长篇小说的投入与追求,难与伦比,乡土风俗,哲思掂量,人性解剖,一以贯之,未曾稍懈。韩少功更是富有思辨能力的好手,亦叙亦思,有描绘有分解,他的精神空间与文学空间纵横古今天地,耐得咀嚼,值得回味。我的自选也忝列各位老弟之间,偷闲学学少年,云淡风清,傍花随柳,作犹未衰老状,其乐何如?

  我从六十余年前提笔开写时就陶醉于普希金的诗:

  我为自己建立了一座非人工的纪念碑

  ……所以永远能和人民亲近,

  我曾用诗歌, 唤起人們善良的感情,

  在残酷的时代歌颂过自由,

  为倒下去的人门 祈求宽恕同情。

  ……不畏惧侮辱, 也不希求桂冠,

  赞美和诽谤, 都心平静气地容忍,

  看到文友们的自选集的时候,我想起了普希金的诗篇《纪念碑》。每一个虔诚的写者,都是怀着神圣的庄严,拿起自己的笔的。都是寄希望于为时代为人民修建一尊尊值得回望的纪念碑来的。当然,还不敢妄称这批自选集就已经是普希金式的纪念碑,那么,叫路标石就好。几十年光阴荏苒,总算有那么几块石头戳在那里,记录着时光和里程,记忆着希冀和奋斗,还有无限的对于生活、对于文学的爱惜与珍重。它们延长了记忆,扩展了心胸,深沉了关切与祝福,也提供给所有的朋友与非朋友,唤起各自的人生百味。

(责编:小题)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