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白文化传媒
新书上市 民国悬疑谍战侦探小说《乱世侦查》

书名:乱世侦查

选题策划:苏白传媒

新媒体运营:昆德拉传媒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作者:方乐明,安徽省安庆市人,曾任报纸编辑、记者、房地产文秘、图书编辑。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现在全国各地报刊发表小说、散文等作品200余篇,计400余万字,并有多篇作品获奖;出版有《案记实录》(长篇悬疑小说)、《青少年最该读的100个发明故事》、畅销书《30几岁女人健康驻颜术》等。1994年参加安庆市作家协会,并参加安徽省作家协会。

内容简介:张洪和弟弟张峰都是青帮成员,也是一个地下抗日组织成员。张洪曾在荒僻的山野买下一栋山间别墅,用作实验毒药,用作毒杀汉奸。一天,他突然死于非命。

张家兄弟和徐大牛从小住在一个宅院里,这个花园洋楼的宅院是张峰父亲的私宅,而徐大牛的母亲却是张峰家的女佣,俩人虽然是“发小”,但由于地位的差别,徐大牛从小就对张峰一家人怀有成见,尤其是当他偶然发现张峰的父亲强暴了自己的母亲后,心中就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张洪的弟弟张峰闻讯后,到山间别墅现场察看,并立即去黑山县城警察所报案。途中却被拉了壮丁。张峰拜把兄弟徐大牛见张峰失踪后,便去县警察所报案并询查张峰的下落,但遭到警察所的无理拒绝。

因为案情发生在抗战时期的乱世,伪县警察所对此案不仅竭力推诿,还通过陷害山间别墅所在地的保长,来向张峰索要金钱。

徐大牛和张峰等人都是青帮成员,青帮老爷子刘金发委托徒弟黑山县皇协军一个姓钱的副团长帮忙,将张峰释放出来。

张峰见警察所如此腐败不作为,感到十分绝望,只得自己私下侦查,由此引发了一系列曲折的情节。

真凶徐大牛在张峰面前承认自己杀了张洪,原来,张洪的老父亲生前曾经强暴了徐大牛的母亲,徐大牛从小立下了怀抱报仇雪恨的目标,最后寻机杀死了张峰的哥哥张洪。

试读:

第一章

沉沉的夜色笼罩着山林,猫头鹰凄厉的叫声打破了夜的寂静,给山林增添了一份诡秘的意味。突然,响起了几下沉闷的钟声,使张洪从睡梦中惊醒,朦胧中看见有一个蒙面人悄悄地走进来,此人穿着玄色对襟小褂,下身穿着灰色长裤,脚上穿着一双旧布鞋。

张洪以为此人是来行窃的,正要喊叫,对方却扑了过来,一刀割断张洪的喉管,血像喷泉直射到墙上,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味在暗夜中弥漫开来。来人朝门外张望了一下,快步走了出去,很快消失在夜色里。猫头鹰的叫声更加凄厉了,似乎知道了这里发生的惨事。

天亮后,睡在同一楼道房间的小龚醒了。他有一只硕大的鼻子,那只大鼻子趴在略显窄长的脸孔上,显得很不协调。大概因为这个缘故,他得到了一个外号“龚大鼻子”。这时,他打开木扇窗户,一股新鲜空气像潮水一般涌进来,空气中的香甜味道,使龚大鼻子感到十分舒服,他站在窗口,不由得做了几个深呼吸。

这座石墙青瓦的两层小楼,坐落在一条小山坳里,三面都是高山,只有一条道路通向外面,外人很难进入山坳中。其实山坳的面积只有几百平方米,靠山建造了一栋小楼,楼前是一片空地,墙边有一间牲口棚,里面有两匹正在慢吞吞地吃草的马。从外面看,很像是一户单家独院的农户。

楼下住着一位五十岁出头的看门人,大家都喊他“康老头”。平时,康老头一人住在这里,如果有人来,康老头负责侍候招待。这里对外称“山间别墅”,原来的主人是城里一位有钱有势的人,名叫“刘金发”,后来刘金发嫌这里僻远,住了几次就转手贱卖给了张洪。

龚大鼻子准备下楼洗漱,出门时,朝后面张洪住的房间瞥了一眼,见房门打开,以为张洪已经起床到楼下了。再说,张洪比较怕热,即使打开了窗扇,仍然要把门打开,使空气对流。

下楼后,龚大鼻子一眼发现看门狗躺在大铁门旁,上前朝狗踢了一脚,狗却没有动弹,原来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死去。此时,他脑海中掠过不祥的念头,连忙喊:“老康!老康!”一连喊了几声,却没有回音。他又赶紧冲到康老头的房间,只见康老头躺在床上,脖子上和床上都是血。

龚大鼻子不由得大吃一惊,转身来到门口,朝楼上喊起来:“张哥!张哥!不好了,老康他——”他的喊声在山坳中回荡,墙外树上的几只鸟儿吃惊地拍打翅膀飞走了。没有听到回应,他嘟哝一句:“不好!”急忙冲到楼上张洪的房间,眼前的情景与在康老头那里看到的一样,龚大鼻子上前用手在张洪鼻孔前试探一下,发现声息全无,顿时觉得全身的骨头被抽去似的,瘫软在地。

半晌,龚大鼻子才回过神,仔细地打量着张洪的房间,只见柜子、箱子上的锁完好无损,没有被撬动的痕迹,由此可见,杀人者不是奔着钱财而来的。龚大鼻子情急之下,想骑马去城里向刘老板报告,但走到牲口棚又停住了。

他暗想:如果在自己离开的时间内,现场遭到破坏怎么办?想到这里,他又改变了主意,把大铁门锁了,骑马飞奔到附近的麻坡村里,去找村里管事的朱甲长和住在该村的黄保长。朱甲长有事起早到县城了,只有黄保长在家,黄保长是一位中年人,矮胖的身材,方形的脸膛油汪汪的,大概他在家里的兄弟中排行第三,当地人都喊他“黄老三”。听说这里发生了杀人案,黄老三大吃一惊,连忙喊了一人跟随他去察看现场。

黄老三看了现场后,便用斩钉截铁的口吻说:“这个不是图财害命的案子!凶手是报复杀人,与你们有宿仇。”

龚大鼻子点点头,说:“我看也是。”

黄老三疑惑地盯着龚大鼻子,问:“昨夜凶手接连杀了两个人,难道没有弄出一点动静?”

龚大鼻子摇摇头,茫然地回答:“没有听到动静啊!凶手进院子之前,就投进有毒饵的食物将看家狗毒死了,然后再悄悄地进了院子。”

黄老三此时习惯地耸了耸肩膀,又抬手在光溜溜的额头上抹了一下,说:“我把这案子报到县警察所吧。”黄老三让龚大鼻子拿来纸笔,简单地把案情写在纸上,交给跟随身旁的乡丁,吩咐他去县城警察所报案。

乡丁走后,龚大鼻子对黄老三说:“黄保长,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老爷子’还不知道,是不是要派一个人去城里报告一下?”

黄老三爽快地说:“行啊,我派一个人替你去城里报信。”想了想,又说,“你写个地址吧。”

龚大鼻子当即写了一封信,让黄老三派人送给“老爷子”刘金发。在当时的江南省会宜城市,刘金发不是一般人物,作为青帮“礼”子辈师傅,此人在宜城地区广受徒弟,成为宜城地区青帮组织内最有权势的人,徒子徒孙们都尊称他为“老爷子”。他在宜城有不少产业,主要经营赌场、当铺、妓院等。

老爷子刘金发见到徒孙龚大鼻子的信后,马上对身边的人说:“赶快去喊张峰来!”一边派人去督抚衙门报案。张峰是刘金发众多的徒弟之一,在青帮是“大”字辈,比龚大鼻子高一个辈分。他出身宜城的书香门第,毕业于私立圣约翰大学,被宜城崇文中学聘用为英文教员,他的哥哥张洪在宜城省立女子第一中学担任教员,也是一个有身份的人。张洪和弟弟张峰同是刘金发的徒弟,在青帮属于“大”字辈。

弟兄俩除了青帮成员的身份,还有一个隐秘的身份,即:抗日除奸团成员。据说,弟兄俩之所以甘愿以堂堂知识分子身份参加青帮组织,是因为抗日除奸团要求他们这样做的,其目的是依靠青帮组织的保护色,使自己能够更好地开展抗日活动。

张洪此次是与“发小”徐大牛一起来山里做炸弹实验的,徐大牛从小在码头上混事,加入青帮的时间比张洪还早,但也是“大”字辈。前天,徐大牛因为有事回了城里,只把自己的徒弟龚大鼻子留下做张洪的助手。

这时,张峰风风火火地来到老爷子刘金发的住处,二十五、六岁的他,梳着分头,穿着一身青色长衫,显示出一派儒雅的风度。张峰向老爷子行了一个师徒礼,问:“师傅,您喊徒弟来有何吩咐?”

刘金发把龚大鼻子写的信递给张峰,没有说话,目光里却流露着同情。

张峰看完信,手开始颤抖起来,脸上的肌肉抽搐着。旋即,他凄厉地大喊一声:“哥哥!”两行泪水从脸颊流淌下来。

刘金发起身走到张峰身边,手抚着张峰的肩膀,说:“你放心,师傅一定会给你报这个杀兄之仇的。”

张峰知道师傅这句话不是安慰之词,也知道师傅有这个能力帮他报仇雪恨。他当即跪在师傅面前,向师傅连磕三个响头,说:“谢谢师傅大恩!”刘金发说:“都是一家人,何必说这句话。”

正说着,一个中等身材、黑瘦的年青人走进来,用惊讶的口吻对张峰说:“峰弟,没想到我刚离开山里,大哥就遭到坏人杀害了,一定要找出这个兔崽子,把他千刀万剐了!”

张峰此时反倒冷静下来,向那位黑瘦的年青人说:“大牛弟,你现在就带我去山里看我哥哥吧。”

刘金发担心他会受到刺激,坚决不让他去,说:“我们已经把这个案子报到当地县警察所,也在宜城市警察局备了案。”

张峰没有去过江南那座“山间别墅”,非要徐大牛带他去不可,徐大牛不好拒绝,也没有答应,只是把眼睛看着老爷子刘金发。这时,张峰又去央求老爷子。

禁不住张峰的再三央求,老爷子只好答应让徐大牛陪同他去山里的别墅。不过,老爷子刘金发却与他约法三章:第一,不许在乡里惹祸;第二,不许干扰当地县警察所判案;第三,不许私设公堂。

刘金发的约法三章其实也是为张峰个人安全着想,张峰一一答应了。刘金发又问他是否要多带一些弟兄去山间别墅?张峰只简短地回答了两个字:“不必。”

徐大牛走上前,小声问张峰:“峰弟,现在就去山里别墅吗?”

张峰点点头。

两人各自骑了一辆自行车,张峰先去学校向校长请假。校长曾留学西洋,思想开明,为人正派,处事一丝不苟,但又很注重感情。此时听说张峰的大哥被害,很同情张峰,马上批准了张峰的假期。

张峰又回家向妻子打招呼说要出公差,可能有几天时间。然后去了大哥家,他忍住内心的悲痛,对嫂子孙小凤说张洪正在学校忙教务,过几天才能回家。张峰的哥哥张洪虽然在省立女子学校教书,但近年加入了抗日除奸团,经常为抗日四处奔波,三天两头不回家,而妻子孙小凤也已经习惯了丈夫张洪的“不顾家”。此时,她听小叔子张峰说丈夫要几天后才回家,一点也不怀疑丈夫出了事,就点点头,说:“行啊,家里的事情不要他牵挂的。”

张峰不敢多呆下去,匆匆离开了哥哥的家,与徐大牛一起向山里别墅进发。那里与宜城隔了一条长江。两人骑马来到宜城西门外沙帽州渡口,那里有去江南的渡船。张峰和徐大牛上了船后,都默默地坐在船上,徐大牛知道张峰心情不好,因此没有打扰他。

渡船随着波浪起伏,浑黄的江水在船舷旁哗哗地流淌,偶尔有水鸟掠过船舷。夏日的阳光照射着水波,好像在江面上铺成一块又一块烁烁闪亮的银板,十分炫目耀眼。船舱内桐油的气味混夹着江水的气味,使徐大牛感到头晕欲呕。

徐大牛自小家境贫苦,经常挨饿,营养条件差,因此身体发育得不好。后来虽然在码头上搬运货物做苦力,得到了一些锻炼,但身体并不健硕。去年,在老爷子的提携下,他被提升为码头上的小头目,基本上不扛不抬了,活儿轻松许多,薪水也高一些,伙食得到了改善,身体素质大大提高。

徐大牛从小与张峰住在一个大院里,那家大院是张峰家的私宅,大家称这座宅院为“张家大院”。徐大牛的父亲死后,妈妈为了养活大牛兄妹三人,就给张峰家当女佣,做一些杂事,赚取微薄的薪水养活孩子。徐大牛一家人也就住在张家大院的佣人房里,因为与张峰、张洪的年龄相仿,小时候常在一起玩耍,成了关系亲密的发小。

张洪参加抗日除奸团后,常常让徐大牛帮忙做事,这次张洪在山间别墅做事时,就把徐大牛带来了。山间别墅以前在老爷子刘金发手上时,他经常带人到这里来赌博、玩乐,后来嫌这里房子陈旧、交通不便、生活设施不好,又过于荒凉冷僻,就废弃不用了。张洪知道后,就从刘金发手里买下来,用作抗日除奸团一些成员开会、住宿之用,而此次是来这里考察研制毒药和炸弹的。

当然,这件事极其机密,除了张洪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秘密,就连随行的徐大牛和龚大鼻子都不知道。而张洪之所有带他俩来这里,主要目的是作为随身保镖和生活服务的。

幸亏张洪出事时还没有把计划付诸实施,否则就要暴露出来,那样一来麻烦可就大了。

苏白传媒、新儒文化、未来趋势文化、天津人民联合出品

我公司及其关联公司拥有独家全世界专有全版权。

长期征集各类图书书稿、自媒体、新媒体稿件,欢迎来稿。

苏白传媒、昆德拉传媒、未来趋势传媒  tougao@whsubai.com

发稿: 苏白(武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湖北昆德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来趋势文化传媒(北京)股份公司

总经理、策划总监  邹剑川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