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白文化传媒
公司召开市场营销动员会

公司召开市场营销动员会

苏白文化网讯(通讯员刘楚君、祝碧华)413日,公司在本部保利大厦大会议室招考市场营销动员会(网络视频电视电话会议)。会议号召、动员全员、营销册人员集中精力,投入全力,开展好下一阶段市场营销工作。

公司武汉本部、万木春文化、远望文学、印象文化高管、中层干部、职工代表参加会议。会议设置武汉主会场、北京、成都、长沙、广州分会场。

万木春文化副总经理、版权IP运营总监王国军同志表示,最近接洽了不少影视公司,剧本成交量形势喜人。又开拓了一些新的大客户,剧本成交价格有望提升。影视剧本、实体图书我主要以定制为主,承接相关公司、机构的定制产品。

公司本部、万木春文化本部副总经理、内容总监凌棋同志说,最近在北京筹备公司的事,咨询了苏总关于版权交易和运作以及分成的事情。在视频、电视内容制作,以及企业家传纪、企业家品牌上我这边有一些资源。在央视、各地卫视宣传、发行、采购上我们有平台和网络,在全媒体宣传、推广、运营上,我们也有团队。期待和公司联营、合作。

万木春文化预备董事、营销总监刘秋艳说,最近骑小黄车跑了一些影视公司,我发现公司的书稿、内容、IP还是很管用的,自从苏总给了一些公司IP、小说、剧本后,其他公司的IP、剧本就特别好卖,我最近卖了34个的。苏总给我的一个新华先锋的IP,影视公司有意向,但是PPT文档、文件太简单,策划案太简单。另外我骑着小黄车去跑业务,比较低端、LOW逼,能不能考虑配个电动车,或者板儿车、三轮,我觉得如果推着板车去倒腾IP,更能表现我们推手本色。

公司本部董事、人力资源总监,万木春文化董事长、副总经理、人力资源总监雷辉同志说,我最近主要是忙着照顾苏总的生活起居,安排布置苏总的家居环境,添置电器、家具等。苏总坚持公司应该、必须创办下去,我还是支持的,但是成本费用要进一步管控,开源节流。原则上,我不会给公司投资一分钱,我就是空手套白狼,只享受成果,不承担风险。公司盈利了,我分钱,我装逼董事长、创始人,公司赔了,都苏总的。

公司本部行政总监、办公室行政主管,万木春文化董事、副总经理、办公室主任胡海燕说,公司如果出现困难,我可以先回家,不发我工资底薪都行。作为万木春文化创始人之一,万木春文化一定不能倒闭、垮掉。我干事,要么不干,要么就干好。

公司本部董事、副总编辑罗月婷说,今后将进一步管控流程、费用、成本,压缩开支。未来趋势印刷发行事务已基本办理完毕,正在进一步对接中。

公司本部董事、常务副总经理、市场总监张君说,目前联系对接了一批网文业务,电子有声版权业务,以及影视剧开发出品业务。相关签约、流程、内容工作要抓紧。选题表、内容要规范。

公司本部、万木春文化执行董事、总经理、总编辑、营销(市场)总监苏总说,近期中宣部等部门开展了网络游戏整治工作,广电总局也召开了电视剧规划产品会议,从最近的动态看,对于游戏业的整顿开始了,对于电视剧的调整也开始了。影视剧小成本、小投资,现实主义小人物题材、当代题材会是主流方向,主旋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题材会是方向。整个文化产业,反对低俗、庸俗、恶俗,正能量、主旋律,去过度娱乐化,坚持社会效益第一,讲政治,讲原则第一,维护稳定团结安定局面是第一,市场效益其次了。那也就是文化产业成为比较公益化的事业单位的倾向明显,注重宣传、教化,文化引导、舆论导向等功能。

主旋律也不是没有市场,《战狼》、《摔跤吧,爸爸》也有票房,市场过度化娱乐之后,严肃题材反而成为方向。美国大片其实也一直是在传递美国声音,美国价值观、美国理念、美国文化。图书、影视、游戏、网文等内容产品都应当树立文化自信,传播中国好声音,讲好中国好故事,以当代当下题材,现实主义方向为主,这是主流意识形态的诉求。社会效益、舆论引领和市场效益的结合是一个系统工程,也是有难度的挑战,但并不意味着没有机会。

公司内容、选题、IP都是从最新来稿挑选的,大多为自由来稿,我们纯新人为主,质量内容相对是比较平淡、一般。但是我们价格是白菜价,新华先锋那个小说是我自己比较喜欢,我找他们版权经理要的,他们有声读物价格都是天价,大概一年授权费用为1万,影视IP报价大约会是6080万一部,和博采雅集那边差不多。我的报价只是他们十分之一甚至二十分之一、三十分之一,价钱不一样,所以我们的客户是中小企业,纯新人导演、纯新人影视制作公司,对接网大、网络剧、小成本院线、小成本电视剧为主。他们对接的影视公司,投资额度预期是在1000万、2000万、3000万这个标准,当然,这也是他们的小IP,改编预算为100万到300万这个区间。我们就是业余玩票的,网大公司、网络剧公司都属于业余水准,就是新导演、新公司好玩,我们在影视圈就是新人,我入行不到一年。我们对接客户也就是业余公司、业余导演、业余制片人为主。不要老是把我们和儒意欣欣、白马时光、新华先锋这样的一线一流影视IP公司、书影互动公司比较,他新华先锋IP运作能力业内第一,白马、儒意属于顶尖水准,我们暂时不能够比较,只能是学习、模仿、研究。难道在你们心目中,苏白文化和他们是一个层级,一个量级的?

公司好的IP、版权、小说大多在天逸文化,其次在未来趋势,再次会在多乐时代,给你们的都是自由来稿,最新的东西,暂时是没什么好的,要好的,我要主动约稿、组稿,去到处选到处扒,大牌、名家、大IP没什么用,谁都知道版权在吧,所以纯新人,大家都懵逼,不知道他是谁。最好是我们拿到独家代理权再去推。陆续把未来趋势的影视版权整理了去推吧,但是那边有声、电子都慢。我们近期以独家代理形式,拿到一批版权完事,五五分账,我以前拿到好多了。我只是懒得代理,最新来稿给你们,有意向直接买断,或者直接代理完事。

目前公司没什么好的内容、策划人员,我事务庞杂,也没用集中来做内容、选题、策划。策划、内容团队配备太多也没用,能干活的都跑了,因为销售、版权、运营团队跟不上。再个实体图书不景气,版税稿费很难,对作者要求也很高,关键是运作实体书出版,没用利润,代理实体书工作不可持续发展,也就是运营网络新媒体、数字出版、游戏版权、影视版权能有一些利润,能维系基本开销吧。

实体书出版以自费、定制出版为主,常规特渠出版也没什么利润,大多只是帮忙,至于市场书,公司一年就运作苏总写作、出版完事,很多作者烂的一逼,质量一般,漫天要价,讨价还价磨叽纠缠很烦,也就关系好,不装逼的作者,圈子里的一年做个几本市场书完事,版权经纪、版权代理为主,或者是出版社、出版公司定制、策划、组稿,没利润,情怀、爱好,做点能够卖,自己喜欢的市场书完事。图书本来就是个封闭的小圈子,没必要做那么多常规出版、市场书。

自费、定制以企事业单位、商家、品牌、党政机关为主。那就需要更多业务人员去联系去开拓市场,文艺作者大多是不自费的,自费以后也是土豪、少数群体玩的,书号费用会进一步上涨,书号会进一步管控,总体是要削减自费出版,重复出版、低质量出版,需要精品书、切合主题的书,以及社会效益、市场效益结合的书,那就是顺应形势和当下的要求。我有很多选题和想法,有些我自己写,有些我找人写完事,碰运气,看市场,和一些适合的出版社、出版公司合作完事。

成本费用问题,主要是关联、合作公司要扩张,我们配合,目前形势、情况发生变化,公司预备和武汉一家公司联营,他们要扩张,需要办公场地,他们做了很多年了,做设计、排版、审校、组稿、撰稿的公司,那就两家联营,联合装逼,他出任公司副总,我出任他公司副总,优势互补,我们的工位给一部分他们用,收取费用,或者他们以封面、排版、设计、流程、组稿、审读劳务抵扣房租费用,我们三个写字楼,13个工位,12个闲置,白白耗费成本,主要是招聘不利,招不到适合的人。武汉文化创意、图书出版、影视IP相关人才太少,尤其是原创文学文艺书编辑、编务、策划、销售人员。中国文化产业人才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尤其是北京,武汉招个文学文艺书策划人员都难,销售人员更难。只能是一些实习生,纯新人、慢慢带、慢慢拖。

我是一个被创业者,毕竟真正入图书行就3年,影视业就1年,资源人脉经验渠道都极其有限。我也从未计划、规划创业,创业是艰难困苦之事,做生意不是那么好玩的游戏,但是既然干了,就要坚持下去,活下去。永不放弃,永远看到光明,向着明亮的方向。公司本部三名创始人已经确立,万木春文化联合创始人两名已经基本确立,其余的预备联合创始人,暂时不合格,或者还需要考察。公司实质上,并没有一名正式法律意义上的员工,承担最低工资标准,缴纳社保才叫正式员工。所以,公司目前还难以规范,只是一个白皮包公司,只能是自费、代理、黄牛、倒腾为主,想要规范、正规还需要努力。

今后人员要精干、高效,自费书业务编辑、代理书号、代理出版、销售、黄牛、倒腾人员要提高比例和人数。不需要那么多常规书内容、策划人员,策划编辑也不会来我们这种东西,我们也不策划什么,作者自己策划、自己选题。公司要做一个销售、倒腾、代理为主导的公司,这就是我要成立万木春文化的原因,对接渠道、加强加大营销、销售人员比例。你能出书,哪怕是自费,就会有客户。你能出书,不要钱,都有一堆作者、客户找你,你能运作影视、电子、有声、游戏版权交易,这些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一脸懵逼。做书的不懂影视、游戏、电子、有声市场的大有人在,做影视的对书一脸懵逼的不在少数。我在每个传媒版块里混,发现每个传媒版块都是条块分割的,彼此互相不懂,再个交易成本太高,文化传媒圈子骗子、忽悠成群,大家都是互相介绍,互相试探,所以口碑、诚信、靠谱很重要。我们不要忽悠,自费就是自费、代理就是代理、倒腾就是倒腾,黄牛就是黄牛,真诚、诚信为本,我就是明着吃你、吞你一半,或者你自己给个底价,我可以运作,可以折腾就给你折腾,折腾了分钱。至于未来趋势,那属于关联、合作公司,不存在倒腾,关键是我干黄牛,往他那倒腾,倒腾没几笔业务,就成他家总经理、总策划了,大水牛了。其实我的理想,还是推个小车,拉着货、书稿、IP,到处倒腾折腾,做个快乐的小黄牛,想着自由、未知的方向,虐待作者、撕逼作者、忽悠作者、折腾作者,撩撩妹纸,撕撕逼啥的。所以万木春文化本质就是一个黄牛公司,买空卖空,我们不装逼出版人、出品人、制片人、投资人,我们就是简单的倒腾人、黄牛人、经纪人,我们还会卖很多东西、代理很多东西,当务之急是培养一批销售人才、倒腾人才、黄牛人才。其实无非就是对接终端,鉴别客户,寻找有实力的客户,承接他们相关业务而已。内容、策划、生产要对应、对接终端和市场需求,不要闭门造车,内容产品是过剩的,市场书大批书稿、内容、剧本没有出路,只要你靠谱,黄牛都很多人跪求。新华书店、京东、当当不是黄牛么?他们不就是代理、中介图书发行权、销售权,但是咱们不是还得跪舔么?做黄牛做到牛逼了,就是作者、客户来跪舔,我经常虐作者、虐客户,虽然我还不牛,在一个产品过剩的年代,必须是销售为王,渠道、终端为王,产品、内容很多,文化产品本质是作家自己原创,自己生产,编剧自己制作,自己思考,是一种个体、作坊作业,不需要公司流水线打造,策划编辑是个伪命题,图书不需要策划,编辑最重要能力是眼光、发现、培养、引导,思考市场,销售运营经纪全版权。策划个啥,我们很多作家、编剧水平高于能力,高水平编剧可以干导演,西方国家编剧中心制,演员、导演、制片人要听编剧的,高水平作家比编剧水平更高,世界上只有作家、画家,鲜有编辑家、出版家,尘归土,土归土,我们要做的其实就是发现、寻找、等待,更多是去黄牛、倒腾、销售,帮作者、编剧找市场。宣传、营销、推广没什么用,你能卖、能倒腾自然作者就会来。重要是诚信、靠谱。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