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白文化传媒
【短篇小说集】 满庭芳


满庭芳.png


【短篇小说集】 满庭芳



天津出版集团天津人民出版社


苏白(武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湖北万木春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湖北远望文学社工作室


现代印象(北京)文化传媒工作室


未来趋势文化传媒(北京)股份公司


北京京城新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安徽新儒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联合出品






书名:《满庭芳》字数约18万字


作者:郑武文



郑武文,男,1970年生,山东省青州市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在《故事会》《章回小说》《北方文学》《山东文学》《短篇小说》《佛山文艺》等报刊发表作品400余篇。近百篇被《小说选刊》《青年文摘》《民间故事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月报》等选载或收入年选并多次获奖。常规出版小说集二部。曾参与创建地方小说学会等文学组织,现为《青州文学》副主编。



内容简介:本书精选了作者近年创作的短篇小说十余篇。短小精悍,意味隽永,展现时代风采,反映当下生活,展示人间真情,彰显地域特色。



目录:



1、 我大舅这个老东西


2、 满庭芳


3、 寻找


4、 奶奶和她的家人们


5、 吴福旺


6、 杨村的作家们


7、 孩子去哪儿了


8、 我要去少林


9、 张长富的悲伤


10、 杀妻


11、 挽棺


12、 村里要招商


13、 断肢


14、 爆炸


15、 寻找刘子丹


16、 谁在呼唤我的名字


17、 风雨龙泉寺


18、 湾和海


19、 北宋做过宰相的青州刺史们


20、 微型小说系列


丢银



开光


冯二的狗


钓鱼


刘连长


一九六二年的盗窃案


官迷


奶奶,你真的爱我吗




我大舅这个老东西


                            


  1老东西疯了


  


  南河村的早晨,雾蒙蒙的,刚刚从窗户里泛进一丝微白的光芒,我大舅这个老东西一骨碌爬起来,雪白的胡子在下巴上一翘一翘的。然后以飞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开始叠被子。大妗子白胖的身子缩成一团,显然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大舅就把被子打成了一个方方正正的背包,


  大妗子老了,反应有点迟钝。这才有所反应。先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口水鼻涕流出来,然后骂一声,你要死啊?老东西!你要把我冻死吗!大舅却已经背着背包走到门口,回头说,集合号吹响了,你没听到吗?人已经闪出院子。


大妗子动作有些慢,找好衣服穿起来,早已不见了大舅的人影。


大妗子于是去敲大表哥家的门。他们和儿子不住在一块。大表嫂嘟嘟哝哝来开门,嘴里说,天还早啊,这么早有什么事啊?大妗子先喘了一阵子气,血压大概又上来了。然后才嘴里哈着白气说,你爹这个老东西,犯神经病了。把被子捆吧捆吧背着跑了,也不知去了哪?


大表哥也爬起来,问,我爸怎么了?


大妗子说,你爸疯了。背着我们的被子跑了。


大表哥一边穿外衣,一边急急地说,跑哪儿去了?跑多长时间了?


大妗子说我刚穿好衣服,只看到他跑出大门去了,也不知去哪儿了。


大表哥戴上一顶帽子就跑了出去。


刚到村口,发现大舅背着打好的背包正围着村子转。雪白的胡子好像在胸前围了一块白纱巾,满头白发的头上已经咕嘟咕嘟冒着热气。


大表哥说,爸,你这是干什么?快回家!让冷风冻着感冒就晚了。


大舅斜眼看一下儿子,一本正经地说,你是哪个部分的?上面有命令,到李庄阵地搞伏击。我们已经集结完毕,正快速赶往预定地点,你们怎么还不行动?



2、一场伏击战



大舅他们进入伏击地点的时候,一轮弦月还挂在天边。连长迅速观察了地形,安排战士们的伏击地。是在公路一边伏击还是两边伏击的问题上,连长和指导员做了小声的争论。连长的意思,集中在一起,发挥更大的战斗力,指导员却说,伏击在道路的两边,鬼子就没有退路了。


先安排几个人去埋地雷,然后他们把排长们集中在一起,让大家表决。


这是一个加强连,大舅是四排的副排长。四排是刚刚组建的,有几个队员昨天还是农民,今天也没发到军装,自然也没兵器。部队扩招,加强连去年还是加强排呢,今年就组建成加强连了,训练自是跟不上。


最后讨论的结果,是指导员率领一排、二排到对面埋伏;连长率领三排、四排就在这面,原地设伏。


大舅和连长这边,倒是有个天然屏障,隆起的一堆土,可以做壕沟。指导员跑到对面,可就没有这条件了,只好再挖上一条沟,天是初春,依然冻土。表面的一层松软,往下就挖不下去了。因为不知道鬼子什么时候到,所以不能都去帮着他们挖战壕,又没带很多工具,只好各人勉强挖了一个掩体,又去弄些柴草遮到面前做掩护。


大舅卧在土陇后,身边就是昨天刚入伍的李二生。李二生拿了一把大砍刀,武器太缺乏,他还没有步枪,之所以来参加战斗,是因为如果有减员就有步枪了。李二生头上围了一块灰不拉球的围巾,鼻涕一直抽拉着,牙齿吓得抖个不停。


大舅则跟他们不一样,穿的是正规的军装。帽子上两个纽扣和国民党的徽章。这是老兵和新兵的区别,八路军在改编之初,接受蒋介石的供给,而在皖南事变以后,蒋介石撕毁协议,八路军只好自己筹备军供,即使做了军装也没了帽徽,成为新兵和老兵的区别。


天亮起来,气温却更加低了。几个战士的牙齿都在抖个不停,看来不只是紧张的原因了。路还静静地趴在那儿,一动不动,一股轻雾在那儿飘荡了一会,又被一阵寒风吹走了。


这次战斗还是我军的传统打法:围点打援。独一团围攻益阳县城,益阳县城在铁路边上,有鬼子的军火仓库,储存了大量军用物资和粮食,打下来,鲁中地区自然可以装备大批的军队,使战斗力达到质的飞跃。


大舅的部队,得到的命令就是拦截、打击前来增援的益南的鬼子。因为路途有好几条,鬼子又狡猾,不得不分兵堵截。鬼子要最快增援,领导的意思,应该是走大路,便于汽车通行,可也不排除他们走小路的可能。主力部队提到大路边了,大舅这个新组建的连队埋伏在这里是以防万一的。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