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白文化传媒
公司召开二季度选题会

公司召开二季度选题会

苏白文化讯(通讯员易芳冰、苏旋、彭文文、龙寒露、刘楚君、王凤君)43日,在远望文学社本部会议室,公司召开本部及所属各单位、子公司、编务中心联席选题会(电视电话会议)。会议由常务副总经理张君主持。

会议总结了1季度内容策划成绩,研讨分析了2季度选题策划趋势,制定了2季度内容策划选题计划。

据悉,20181季度,公司及其关联、合作公司共出品上市各类纸质实体书1678个品种,影视项目立项拍摄开机制作完毕共计6部,有声书、广播剧终审通过立项57部。实体图书终审通过签约作品36部,提前三个季度完成了2018年年度计划。其中实体书出版超过计划指标3050个品种的5593%

万木春文化副总经理、版权IP运营总监王国军说,当前影视剧侧,校园青春题材、主旋律题材、喜剧幽默元素较为流行。1季度运营全版权买断冲量千字40买断作品150部,开创了垃圾烂得一逼冲量文通俗小说买断新玩法,最近还发明了剧本冲量无署名新玩法,每部4000,烂得一逼的,越烂越好的,都可以给我。苏总已经跪了唱征服,彻底膜拜了。实体书出版我已经早玩腻味了,现在都是我的几个蜜再操作。苏总的几个绝色蜜跑到我这来的问题,苏总不是兼我公司常务副总、策划总监么,他的蜜,那还不是他的蜜。

万木春文化副总经理、内容总监凌泽说,前不久和苏总洽谈了企业传纪书、企业品牌书的一些选题策划事宜,以及院线大电影的投资融资合作出品项目问题。公关、广告、电视、电影、图书的融汇,媒体传播的整合是我比较感兴趣的版块。书影互动,书和品牌、公关、广告、传播、新闻、文学的交叉、整合,内容产业的传播组合,跨媒体、全媒体的运营是今后我思考、探索的方向。

公司本部预备董事、副总经理、版权IP运营总监,万木春文化预备董事、副总经理、版权IP运营副总监胡澄说,最近去了一家公关公司,主要是做线下活动和推广的策划创意。从影视产业到公关行业,也是媒体的跨界和思考。对于公司委托的一些IP、小说,目前还在看。以前在光线传媒、阿里影业优酷做的都是娱乐节目,对于文艺片、故事片、大电影、电视剧项目的运作、出品,也是一个跨界和挑战,也需要学习、实践、尝试。在影视制片、制作、发行、宣传,在影视IP孵化运营运作上,要追求精品、力作,让公司在行业里立得住,拿得出手,站得住脚。

公司本部预备董事、副总经理、策划总监、策划部副主任主持工作,万木春文化副总经理、策划总监、编辑部副主任(主持工作),远望文学社文学编辑部副主任周若愚说,影视IP孵化,可以考虑和云莱坞合作,目前正在整理一些古言小说、悬疑小说的IP。我看到苏总又忽悠了一大批高大上的内容、策划、IP运营总监、副总,而且都是无底薪无补贴,一毛钱没有来白干的,我已经吓尿了。苏总的意思到底还要不要我干呀?

万木春文化副总经理、营销总监刘艳秋同志说,公司产品线的设置应该集中一点发力,突出特色。例如白马时光、悦读纪、儒意欣欣、魅丽文化的产品定位,可考虑青春阅读、女性阅读为突破口。目前影视公司比较欢迎的题材是民国悬疑探案和特殊行业职场题材这类,可以考虑女频方向的此类选题策划。

公司本部行政总监、办公室行政主管、万木春文化董事、办公室主任胡海燕说,影视产业是以小博大的文化创意产业,影视剧喜剧幽默是一个很好的方向和选择。在娱乐经纪上,我这边有一些明星、艺人资源,未来可以拓展相关的演艺经纪、包括公关活动、品牌代言、广告片等业务。定制书出版渠道和客户主要在各大高校,需要培训相关人员,开展营销活动。

公司本部副总编辑罗月婷说,和未来趋势合作印刷发行的事,目前正在办理。主要是农家书屋项目的话,相关手续程序比较繁琐需要正规,目前合作出版社的流程比较复杂,系统比较僵化,改革流程再造,管理比较严厉。选题出版考虑大牌、大名家、大选题,以及少儿类的二流三流公版名著刚需产品,以及若干冷门公版名著方向。

公司本部常务副总经理、市场总监张君表示,影视出品主要考虑青春励志成长题材、悬疑大类题材,网络剧方向。电视剧联合出品军旅抗日、历史正剧为主,现在影视管制较为严格,只能是青春傻白甜,或者是历史大唐盛世这类题材。而且历史剧要细节真实、历史观正确。总体来说,历史剧并不被主流推崇,边缘化。

公司本部、万木春文化总经理、总编辑、总策划苏总表示,当前的大气候是文化下行严冬期,行业深度调整期,市场挤干泡沫期。实体经济将很快复苏,世界和中国都是如此。基本面上并不利于文化产业,尤其是影视产业。整体经济上行期,文化创意领域的广告业、公关业是机会,相关教育培训产业是刚需。实体书阅读整体趋势是下滑的,电子阅读、数字出版、有声读物、网络阅读是趋势,传统影视媒体被消解,面临危机,网络影视是方向和风口。经济提振,财政收入增加,公共事业支出增加,从两会和相关政策看,继续图书销售实行免税是利好,全民阅读立法、全民读书活动等在馆配特渠侧是利好,预计馆配特渠市场份额还将继续增长。

二季度在实体书出版上,结合特渠馆配市场,在特渠书选题策划上,突出社科历史经管读物、原创文学文艺产品等。文艺书、社科类读本在特渠馆配市场码洋比重较大。特色冷门古籍、方志、文献、资料也是馆配刚需产品。特渠城市馆、社区馆的份额和码洋预计会持续上涨,城市馆主要是一些市民阅读,读者层次复杂,文学文艺类、大众社科类、经管类比较受欢迎。高校馆,青年学生多,青春文学、女性阅读、一些原创的高质量随笔产品、学术专著作品、古籍产品借阅率会比较高。农家书屋渠道,乡土文学、乡土散文、通俗小说、古典古籍农民朋友比较欢迎。总体来说,文艺书在特渠馆配是通吃的,高校馆、社区馆、农家书屋、职工书屋都有自己特色,每个地区地域阅读口味,读者群体各个不同。图书馆是一项公益事业,为读者奉献好书是出版人的责任,把特渠馆配和扶持青年作家、业余作家结合,培养未来的大师、大牌、名家是一个系统工程,也是一个文化工程,是贯彻落实中央相关精神,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繁荣社会主义文化的一个长期的工作。要进一步关注纯新人作者、基层作者、草根学者、业余作家,扶持文艺创作,赞助学术研究,解决他们出书难、出书贵、出书慢的困难,要把党和政府的关怀,送到群众那里去,送到作家、作者、专家、学者那里去,要践行群众路线,时刻不忘宗旨意识,一切为了群众,为了一切群众,真正把好事办好,把实事办实。认真做好特渠馆配书选题策划,出精品,出力作,传播正能量,以积极向上昂扬进取正面阳光为主,弘扬传播国学、民族传统文化,传播中国好声音。要把目光放在基层小人物上,现实主义为主的真实反映当下生活的题材上,要表现描写群众进取、拼搏和群众的悲喜哀愁,和时代同呼吸,共命运。要坚持社会效益优先,打造民心工程,在各级宣传部的领导下,严格把关选题策划内容,关注青少年成长和健康,传播主流文化,打造精品文艺,繁荣学术出版。

  市场书出版,介于影视退潮,资本将很快离场,投入实体经济、制造业,也会有地产商进场,应当更为考虑网络游戏、手机单机游戏相关题材和选题,从游戏产业思维来考虑泛娱乐、泛媒体传播。也就是悬疑大类、军旅大类、科幻大类、奇幻大类产品。在探险、美食、民俗文化、考古、古玩、科幻等小众领域以纯新人、非著名、草根作者为主,酝酿孵化打造头部作品和IP,思考的方向不是影视为主,而是电脑游戏、网络游戏、手机游戏,对接游戏产业,因为游戏是一个刚需产业。言情产品、女性阅读其本质不适合影视改编,也不适合游戏改编,女性大多不喜欢玩游戏,市面上也没什么女性游戏。实体书能够卖的图书产品,可能就是古言产品,新人小说上市死,言情能够卖的都是大牌、名家,能影视化的都是大牌、名家、大IP,一个IP孵化需要十年、二十年时间,所以不要老是谈IP,泛媒体,卖故事、创意、策划、内容完事。小说因为网络阅读、影视、游戏消费替代性很强,实体书销售如果新人销量惨淡的很多,没几家敢做。我们可以做,我们很多编辑、高管对于小说产品线有很多想法,你有想法都可以做,当下图书本来就是小众阅读,都是精准的小众市场,关键你是懂某个类型的细分市场,精准分析同类书,你的定位读者,相关的数据。你要懂同类书,懂类型,懂作者,研究作者,研究市场,在某一个类型的细分市场里,你得是专家。他人的成功不可复制,不能因为儒意、白马做青春、言情成功,我们就去复制。读客也做过青春文学呀,亏得一逼,公司差点倒闭。还是要看公司的基因、灵魂。公司的基因和灵魂局就是创始人的灵魂,读客的基因还是通俗政商阅读嘛。我不怎么看青春文学、言情作品,也缺乏深度的思考和研究。你们有深度思考研究的你们可以做,做好选题、策划、内容完事。青春、言情很多大IP扑,很多小IP也是扑,很多青春小说、言情小说是不适合改编的,顾漫的小说改编难度就很大,投资人逼着编剧霸王硬上弓上,其实大家都很别扭。青春小说、言情小说好卖么,我觉得也不好卖,新人小说都不好卖。好卖的话,你看有几家公司、出版社做新人的小说的?但是我们的市场书还是以通俗类型小说、社科历史、文化随笔、实用大众教材教辅为主。我们的高管、编辑喜欢做什么书都可以做,没有固定产品线,一个人在某个时候想做专家,你就做专家,在某个时候想做杂家,你就杂家。专后博、博了专,本来就是一个循环往复的事情。我们其实基因里做去做来,还是一个文艺书公司,产品以原创文学文艺产品为主,其实我也喜欢历史社科啊,但是这块做不起来。所以公司的考虑其实有一个长期规划,我2017年总经理工作报告里有,今后五年公司总体工作的战略和计划是:市场书以内容创意为核心,以小微企业为定位,小而精、小而强、小而优、小而快。专注于原创文学文艺大类内容创意和生产,尤其是各类长篇小说的策划创意组稿工作。拓展原创文学文艺大类下女性阅读、青春阅读、历史社科、文化随笔复合阅读产品小类。以全媒体优质影视IP为龙头,以电子读物、有声读物为两翼,以草根、新人、非著名作家发掘培养为主导,适当小名家,一年1到2个大牌力作。

拓展学术书以及其他品种图书定制出版业务,树立高端定制出版品牌形象,承接企业、品牌、党政事业机关、个人、文化公司、出版公司外包全案、策划、组稿、排版、校对、审读、封面、装帧、设计、下号、下CIP、营销、发行、宣传等流程环节服务,加强设计装帧排版力量,以市场书模式、工艺、流程运作各类定制出版业务。

拓展广告、公关、文化创意产业投资融资咨询相关辅助产业,紧密围绕文化创意主题、核心,辅业促进主业内容创意产业发展,提供支撑和保障。

建立版权营销销售队伍,建立图书销售发行队伍,介入影视制作出品环节流程。

   公司也有一个长期战略目标,一流全媒体IP运营商,综合全媒体内容提供商。目标决定了我们的主产品线是通俗类型小说,通俗类型小说,天然具备打通全媒体的特性。

  定制书、自费书市场,要开拓文艺书、学术书、企业品牌定制书市场,从公关、广告侧媒体融汇,以影视、网络营销、公关、广告整合带动企业相关品牌书、定制书、自费书,做能卖的市场化、全媒体化企业传纪、企业文化、企业广告书、企业公关书。其实这个我很久就思考过。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企业文化、企业品牌、企业广告、企业公关和实体书的结合。要做能卖的自费书,公关、广告都是企业自费出钱,人家为什么要出钱?传播企业形象,打造企业品牌,推广企业产品。所以我们应该用公关、广告的思维来理解自费,作者为什么要出书,装逼、出名、虚荣或者做梦能卖想发财。那就迎合作者,帮他出名、帮他装逼,帮他发财。那就传播作家作者的名声,炒作宣传推广发行,让他的自费书能卖,他能火。很多自费书实体书没市场,但是电子、有声、影视、游戏端有市场,所以很多自费书我们可以版税出、不要钱出。严格地说,因为我们特渠发行厉害,加上电子、有声、影视、游戏渠道,如果合作出版社再配合,他主渠道、电商发行厉害,我们其实所有的书都可以版税出。为什么很多书我会吼自费,简单,没达到出版要求,或者下号很麻烦,或者没有电子、有声、影视、游戏价值。或者是作者情商太低,喜欢装逼,没有礼貌。

实体经济复苏,广告、公关产业也会繁荣,市场购买力增强,企业在广告、公关业的支出会增多,那么就是干公司前身的主业网络营销、网络公关业呗。利用互联网思维,互联网工具为企业、商家、品牌做广告、做宣传、做传播。我从前为很多家世界500强企业、中共各级宣传部提供过公关、品牌、宣传、策划、撰稿服务。只是我32岁那年,连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都请我去做公关、做传播、写新闻,我觉得装逼已经到了极限,退出江湖了。那也就是要开展公关、广告相关的内容策划、市场营销,公司能做这个的人不多,小毛毛总可以做。以前我是想带几个公关、广告策划人,最后算了,图书策划人我找来找去,来来去去几千人了,都几乎没一个我真正看得上的,公关、广告策划人还是算球吧。

电子、有声读物产品无非是通俗类型小说,历史社科、家教亲子育儿等等,知识分享付费也是一个趋势,包括大众教育培训,大众教材教辅。经济复苏了,大众教材教辅市场也会弱一些,失业、就业压力不大,大家有钱,那就是旅游业、休闲业这块会增长,那就是生活类的美食、旅游图书,再个饱暖思淫欲,泡妞把妹婚恋技巧性生活技巧会增长吧。可以关注下避孕套、酒店开房率以及各旅游目的地的到客率增长率来做相关产品。经济危机、萧条,影视业繁荣,小说产品尤其意淫的产品,还有励志的成功鸡汤,治愈系的热销,大家需要做梦,需要活在童话里,需要拯救,需要王国军这样的励志帝。经济复苏就会不一样,有待观察吧。

二季度开拓网络文学、网络阅读市场,我们印象文化第五事业部前身是网络文学阅读部,我也是网络写手、网络编辑,我1997年就创办的现代印象中文网,我曾任现任很多家网络文学、网络写作网站的高管、核心管理层、主编以上人员。长篇小说、通俗类型小说为主吧。现在都不要谈IP了,IP早卖完了,IP孵化需要十年二十年,众神已经归位。如果说去孵化IP,你们还不如孵化苏总,还不如苏总自己孵化包装自己,苏总算是个网络、报刊作家小神呀。所以公司计划培养、包装、孵化苏总。苏总大神了,你们就得救了。苏总如果每天把时间、精力耗费在琐事上,没有时间思考、写作,他能大神么?不能。那么多屌丝整天做梦装逼自己是大牌、大神,苏总这样的懂得全媒体策划、编辑的全媒体作家,不能幻想做梦自己能大牌、大神么?我已经制定了几年的写作计划,要读书、思考、阅读、写作。我27岁十五年前十五分钟瞎JB写的一个小说,不也改编影视了,投资600万一个月收回投资,网络票房排名前十,小说还是劳资最不擅长的体裁和类型,劳资还一直不屑于讲故事来着,要是劳资好好写,劳资讲故事呢?苏总不是不会讲故事,而是不屑于。苏总也不是不擅长小说,而是不屑于写小说。太低层次,没技术含量,没文化。

公司有高管说我要规划、计划、战略,我让她看我公司主页,计划没有变化快,小微企业,你考虑的是生存、活着。规划、计划、品牌、战略都是扯淡,我们就考虑一件事完事,活着、赚钱,其余的可以忽略。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