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白文化传媒

闲情文化随笔:品味

品味.jpg




书名:品味

作者:静子

作者简介:

静子:山西省作协会员,在《中国铁路文艺》《阳光》《散文百家》《山西文学》《山东文学》《时代文学》《黄河》《福建文学》《读者》《延河》《厦门文学》《都市》《佛山文艺》《雨花》《北方文学》《澳门文学》《黄河文学》《奔流》《鸭绿江》《椰城》等刊物发表过散文,有作品入编散文选本,出版散文集《乡村拾遗》《镶嵌在记忆深处》《村庄史》等。散文《大地物语》获福建文学五店市散文提名奖、散文《村庄史》获第二届蔡文姬文学奖等。

本书简介:本集共收入散文80多篇,大多在各级报刊发表过。共分为六个部分:慢生活、品味、品静、品读、品野,品闲、品尝,全面地展示了作者慢生活的格调品味及其理想生活中的品味,以及对品味的探求。品味不是抽象的,说到底,其实就是一种活法。而活法,每时每刻,举手投足,点点滴滴无不显示出品味的高低。品味的雅趣,不同的品味组成丰富多彩、琴鸣书香的生活品味。是一本现代休闲品味书。

目录:

序言(自序)

慢生活

研磨时光

素生活

就这样慢慢老去

花草树木及其它

幻想远行

时光简史

品味

1.味道

2.金属

3.亮光

4.下棋

5.吸烟

6.喝酒

7.书案上的盆花

8.小城漫步

9.爱上普洱茶

10.泡澡

11.裸睡

12.梦里飞雪

13.永远的微笑

品静

14.温酒读夜

15.煨茶听雪

16.残雪

17.又见野菊花

18.冬夜

19.春雪

20.静听天籁

21.清凉炎夏

22.城市的鸟

23.静中悟易

24.佛意

25.远与近

26.守望寂寞

品读

27.夜读鲁迅

28.李白的剑

29.隐士

30.快乐生活

31.追逐潇洒

32.风的感觉

33.寻访尚书故里的脚步

34.茶树上的达摩

35.追寻消失的蒙学

36.赵没牙先生

37.穿越梦境中的北大清华

38.永久的怀念

39.一个人的忆思遐想

40.拾遗记

41.阿杰和她的《温暖》

42.散文之母是《周易》

43.文学与自慰

品野

44.野山坡

45.野塔林

46.野蚕豆

47.野菊花

48.野羊岭

49.野人寨

50.又见野菊花

51.花塔的雨

52.蟒河的夏夜

53.山里山外

54.千秋一叹雁门关

55.佛缘禅理昊天寺

56.残荷雨声觅书香

品闲

57.闲情养壶

58.散步

59.我家书童

60.把玩《把玩》

61.把玩酒具

62.我的酒歌

63.小酒馆

64.写字

65.回归自然

66.雨中漫步

慢品

67.柔荑

68.大同刀削面

69.旗袍

70.烧酒壶

71.油豆腐

72.人生如茶茶如梦

后记

序言

                         

                               

                               我的慢生活静品味

静子,有名而无名也,喜静,觅幽,淡定。

不惑之年,依然迷惑。但知天命天道也,顺天应命。修为,品位,生活,情趣,悠然。足矣。琴棋书画诗酒花茶,样样冶情养人。高人雅士,穿越古今,尽在书中,愿步后尘。雅我所愿也,可谁又能完全脱俗?无瓦尔登湖,居无花花园,守四千图书,不远游,少交往,非隐者,隐无可隐,散淡而已。喜黄老之道,爱玄异之学,做无用功夫。闲暇习学易经,通六爻八卦,精梅花易数。大学毕业后曾从事教育、商业、编辑、预测、广告经营等,混饭罢了,今已为散淡人,无欲无望,然无欲不刚,腐儒而已。报刊杂志发表过诗文,出版过诗歌散文大同文化等方面的几部破书,被大同地方文献馆收藏。已成过往,不愿提起。

今散居大同,无事,已为酒馕茶袋,品茗饮酒后,兴之所至,情之使然,又提笔胡言乱语,不为柴米油盐,亦不招蜂引蝶,呵呵。清闲好难,淡定更难,永远达不到我佛的高度,因为放不下,动则着相了。面对诗歌,我无言,亦羞愧,写下《埋藏诗歌》,就不敢吟诗了。诗歌是文学皇冠上的明珠。时下所谓的回车分行诗,更不敢读,怕晕过去。好诗还是喜欢读的,荡涤心灵。临临帖,写写字,自刻印章,书而无法,本非书法,书写心情,随心尽兴而已,无价而有质,有缘收藏,无缘自毁;常买书,常读书,随读随忘,记又何用,用无所用罢了;游离于佛道儒之间,不烧香,无法术,或有而不用,做点善事而已,终归世外化人。2009年始,重新归来拾笔,偶尔在报刊杂志发表一些散文,并非文彩飞扬,承蒙编辑不弃哦。有散文选入选本。多篇散文收入中国教育部和清华大学主办的知网“中国精品文艺作品期刊文献库”里。静静地写你的,本来无名,由不得自己。知我者,何需我言,不知我者,言又何必?平生不善交往,友人少,知交更少。想写就写一点,不想写就不写了。本无所谓,玩而已,自得其乐。张石山老师评我散文:写的沉着,除尽了火气,归于平淡而见功力。鲁顺民兄评我的文字:就是和尚气太重。又看着我笑笑:假和尚。我说:真道士也,道人静子。王保忠兄评我的文字:静子就是城市里的一棵庄稼,散发着日渐为我们陌生的老田野气息,老乡村气息。他将记忆挤出奶来,给自己喝。他就靠着向后的记忆推动着向前的文学。名编颜德良先生评我的文字:静子隐得好深啊。诗人、出版社编辑莫卧儿评我的乡村散文:应该说你是一位成熟而有才气的作者,看你的文字有时会让我想起萧红的《呼兰河传》。薛勇兄笑谈我的文字:有烟火气。格局越来越大,笔触越快越细腻。我本烟火中人,欲雅还俗,欲俗难俗。我评我的文字:静。称他们为兄,非比我大也,是以兄视之。也算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大同作协会员,随其自然,不求进步,布衣白丁,甘愿老死桑田李下,自号云中山人,别名静子道人,真名几乎忘矣,呵呵,玩而已。

帘儿底下,静待花开,开不开随意随缘。今日我非我,明天我是谁?一切于我若浮云,过眼即逝。只要玩的淡定,玩出情趣,何必在乎名利。无名小卒,不值一提,成成败败不足论,古古今今岂堪提,壮犹不如人,老何为?淡然淡然再淡然,无相无相再无相。还是安安静静好。何必絮道,呵呵,吃茶去。

慢生活

研磨时光

时光是流动的,也是凝固的。

流淌的时光,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绵绵无尽,不知流向何方。相对而言,江河成了小溪,大海仿佛湖泊,人不过是河边的看客,徒留感叹:“逝者如斯夫。”

凝固的只是瞬间,挥舞飘动的黄手帕一样,按动快门,镜头定格在某个瞬间。更像琥珀,存储在记忆的某个角落,任凭时光慢慢打磨,里边凝结的蜜蜂的翅翼,保持一个姿态,永远是那么透明鲜亮。

甚至不及风缕、花香,还可以掬一把,品尝出某种味道。时光有时是无形的、无色的、无味的,虽然水一样流动着,但伸出手,舒展手指,无意、有意中也许都看不到时光是如何从指间流过的,没有一点感觉,更不用说回味了。只有在细细的研磨中品味,才能感觉到时光缓慢的流淌,尽而体会时光的流畅、时光的闪亮、时光的美好。

研磨时光,不仅仅是一种闲,是所谓的闲情意志,闲情中更多的是雅趣,或者说雅意。确切地说,像悠闲时半躺着读一本好书、赏一幅名画、听一曲优美动听的乐曲,甚至喝一壶美酒,品一杯佳茗一样,更生动鲜活。因为在研磨中,所研磨的不仅仅是咖啡,还有我们自己,我们的心情,我们的岁月时光,也一起细细地磨着,真的有一种古代文人研墨作画的意趣雅兴,起码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在如孩儿面的名砚上,一圈一圈,悠然缓慢地磨着松烟墨块,清澈的水,渐渐浓起来,有了墨意,黑亮幽深。旋转研磨中,浮燥的心情渐渐归于平淡,无意中酝酿出的墨意,在心里,随宁静的时光流淌起来。这种感觉,和我研磨咖啡时的感觉很相似,宛然若现。好多回,研磨咖啡时,我感觉,与其说在研磨品饮咖啡,倒不如说在研磨时光,更为妥贴。

我喜欢咖啡,却不喜欢速溶型的。有时我就想,我们真的有那么忙吗,有必要那么忙吗?如果忙到连研磨的时间也没有,那还叫什么生活,连自我都没有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生活是需要品的,人生的质量全在过程,“朝闻道夕死可矣”,不过是恨铁不成钢的气话,当不得真。孔夫子也扼腕慨叹颜回的短命。更不喜欢三口两口匆匆喝下,猪八戒吃人生果一样,囫囵吞枣,尝不出个滋味。我有一套精致的欧式研磨煮咖啡器具,洁净,丽亮。在一个清静悠闲的清晨,自然也可以是午后,阳光散慢地洒落在窗帘上,从缝隙爬入,随时光舒缓地在身上流淌而过,一波一波,仿佛一双轻柔的手在按摩。随意地坐在休闲式的皮沙发上,从密封玻璃罐挖几勺纯正的咖啡豆,或蓝山,或哥仑比亚,那怕是粗糙的老巴布,轻轻倒入乳白色的磨盘里,握着木制摇把,一圈一圈,慢慢地研磨,伴随着嘎嘣嘎嘣的豆子碎裂声,一股股醇香的咖啡味,轻柔地,淡淡地飘来,没有一丝雾霭烟霞。这味道,很像我在灰色的小石磨上磨黄豆,或磨大麦的味道,生涩,纯正,是自然的原味。预计喝多少,就磨多少,绝不多磨,留待下一回享受研磨。磨碎的咖啡豆,色泽尤为鲜亮滋润,像第一遍磨碎未经筛罗的面粉,躺在漏斗下的小木抽屉里。然后,拧开热喷式自滤不锈钢咖啡壶,将磨碎的咖啡豆装满网状的圆槽里,压平,旋紧。点燃壶底下的酒精灯,静静地等待着壶底的水烧开,喷发,穿透槽里的咖啡层,溶解吸收,浓郁的咖啡便停留在壶的上端,倒出来便是一杯香浓的原味咖啡,在象牙般的台湾咖啡杯里闪着古铜光,仿佛清洌幽深的龙潭。那袅袅升腾的热气,炊烟一样地旋转升腾着,原始的味道分外迷人。杯沿贴近嘴唇,浅浅地尝一口,苦苦的,有股焦糊味,细细回味,别有滋味,醇香渐渐浸润口舌。喝前,最好用温凉的清水漱下口,舌尖上的感觉,更会敏感。之后,依据个人的口味,加糖,加奶,拿不绣钢异型搅棒,瞬时针地慢悠悠地搅动,金光闪闪的旋涡随搅动而起,愈来愈大,色泽变得金黄褐亮,一圈一圈,慢慢散去,归于平静。这时,就可以悠然地、细细地品尝了。一股一股不一样的热流,从嗓子散向周身,浑身便舒畅起来,精神起来,有种冬日里阳坡上艳阳下晒暖暖的感觉。

这研磨煮饮的过程,是繁琐的、缓慢的,但更是享受的。

所以,研磨咖啡,不仅要有充裕的时光,可以任情挥洒,还需要宁静的心情,淡雅的品格,特别是高深的虚怀若谷的素养,并不比参禅打坐简单的多。就这种意义上而言,研磨咖啡,就是研磨时光,与功利无关,甚至于连附庸风雅都谈不上,绝对是享受一种过程,不是追求一种结果,也不会有大喜大悲出现,不会压翻得与失的天平,只是享受时光在研磨中缓缓地流淌。这种享用,是生理感官的,更是精神层面的。在消磨时光中,体味人生的意趣,感悟人生的流逝,充分体现一个闲字,闲而有聊,闲而雅意,实在比吟诗作画高雅享受的多,更接近人生的本意。

研磨时光,就不必感叹时光的匆匆流逝。是如白驹过隙,欣赏的就是白驹过隙的瞬间,那姿态,那意趣,那过程,也许,这才是人生,才算享受人生,诚如古人所言:“富贵本无心,清闲为第一。”其实,人生本来就是一个过程,结果是自然的,并不需要刻意去追求。况且,我们所看到的最后结果,并没有多少意义,倒显得苍凉、沉重。

如此说来,“一寸光阴一寸金”,的确是商人的眼光,倒有几分短见或俗气了。一旦以追求结果为目的,欲速则不达,痛苦忧愁接踵而来,就不会享受到过程的乐趣,也就失去了造物的本意。吃喝,最基本的是为了活命,但人活着,却是为了更好地生活。舒缓,流畅,像时光一样,这才是人生的一种理想境界。太阳,月亮,高山,流水,这些看得见的东西,都不过是生活的陪衬物,只有时光,看不见的时光,在研磨中缓缓流逝的时光,才是活的本意,渊源。而人们一味无休止地追求永远无法满足的物欲,而放弃了生活的乐趣,本末倒置,那才是最可悲的。

只有走到一定阶段,回首时,我们才知道,原来光阴并不如金,更无法阻挡,只有细细研磨,如磨咖啡一样,在研磨中才明显增加了时光的长度,增加了生活的厚度,人生才会丰富多彩,厚重无比。像白天的太阳,黑夜的月亮,慢慢地自然地旋转着,我们甚至看不见她的起落,看不见她的行走,她却照亮环宇,温暖,靓丽。

研磨的美好,实在是一个过程,享受的过程,比艺术家创造一幅作品,譬如书画,譬如雕刻,更恬淡,更轻松,也更享受。灵魂所经历的,是一缕轻柔的春风,如阳光明媚,或者说一种感觉一样流淌而过的时光,轻柔,淡雅,若有若无,似回味,又似在发生,一种妙到极致的感觉。这就是研磨时光,也就是最惬意的生活,悠哉悠哉,我喜欢。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