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白文化传媒
新书:最后的照相薄





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关于故乡的记忆也在渐 渐消失。故乡是盘根错节的根,它生成生命个体以及 生命记忆,成为一个人*初和*终的源点。指尖*的 《*后的照相簿》关照现实物象,探索内心幽秘,内 敛、温和、自信,充满对陌生事物和具体情境的关照 之心,语言平静、从容,从细微处切入,叙述客观而 又不失鲜活与温润。以其内在的柔软和语言的灵性, 拓展了散文文本的想象空间,也拉近了散文与大地的 关系,使大地或乡土的本源力量得以显现,并成为心 灵化的图景。

目  录
隐形人
说谎者
闯入者
存在者
姿态
重生
咒语
枝条摇曳
我们所未知的存在
天鹅
盖头下的皱纹
眼睛
照相薄
乡夜灯火
戏法儿
蛇
另一种时间
仙境
变脸
远的,近的
云,气流,或浮雕
朗读者
半日录
玻璃

迷局


作者简介:指尖,作品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散文》《美文》《格言》《读者》《海外文摘》

等刊,作品入选多种散文选本。曾获首届网络文学大散散文奖、首届“观音山杯。

美丽中国”全国游记征文三等奖、首届《读者》真情征文大赛获二等奖、

“洁达”杯“爱在人间”纪实散文征文中获一等奖,第二届孙犁散文奖等。

已出版有《槛外梨花》,《花酿》、《河流里的秘密》、《雪线上的空响》、

《与爱人分享的50种浪漫》。中国作协会员。

免费在线读
隐形人 在未有觉知、思维和意识之前,作为旁人的替代 品,我已隐约在尘世里显现。

我被冠以另外的性别和称谓,频繁地出现在祖母 、外婆和母亲与别人的交谈中。

那个我,迅速在亲朋 好友中扩散,日渐成形,并有了些微存在的迹象。他 们

都在错误地将我定在另一个堂而皇之的位置上,并 因之而快慰、膨胀。

从那时起,我或许就该知道,一切既定的事实, 其本源以及促成结局的过程明

显出现差异。一切的一 切,作为具体物象呈现出来之时,那也就是无法挽回 的时候了。

我的祖母之前所拥有的骄傲和努力,乃至于人前 的夸耀和鄙夷,都被残忍的现实

——我,而不是她们 臆想中的那个人——所击败。

或许我的母亲,在与我面对乃至在后来的亲密接 触中,慢慢忽略在此在彼的具象性,

并模糊了我与她 之所想中另一个人的概念?当然,这只能作为一种猜 测谜一般存在。

时至今日,我早已将自己初现世界的 记忆遗忘干净,甚至遗忘了被母亲亲手抱在怀里的

感 觉,遗忘她亲吻我,叫我的名字,或我第一次喊出“ 妈妈”这两个字时,带给她初为

人母的惊慌和错愕, 以及无奈承受的隐忍。随着年岁的增长,事件现出它 凌厉而

残酷的一面,这样一来,我于她的歉疚日益增 多。她不得不告别生命中最美丽的

时代,这是不争的 事实。她也不得不承担起母亲无私、看护、教育的责 任。

所有这些,也不过是对照我自己经历而杜撰出来 的想象。真实的状况显然

无法重现。如果我能作为一 种器物,在她深睡的时候植入到她的记忆,

探测关于 之前的种种,或许会很自如地描述出我们初时相处的 片段。

遗憾的是,她永远是我的见证者,从我出世的 那一刻起,到我的童年、

青年,乃至如今。而我却无 法见证她记忆的那部分,更无法去确认她偶然

(惊讶 )说出的关于我生命初期的只言片语。

我似乎并未给她带来好运,或者给她带来所预想 的甜美生活。相反,

我的存在,使她被孤立。在别的 村里做着教书育人的工作,回到家里,

冷灶冷锅,冷 炕冷屋。饥寒之时,她用哭泣替代了身体需要的给养 。

其时,我,这个她带到世上的孩子,在哪里?她 的苦处中,全是埋怨和

悲愤的种子,她对世界的不满 和对自己人生的不满,绝大部分是因我的到来而开始 。

父母从未承认过,我的到来曾使他们渐入尴尬境 地。只是从小到大,

他们频繁提及自己遗憾时,在阳 光下,或者雨天里,会有一些远隔的东西,

屏障般将 他们跟我隔开,像阳尘,也像水雾,像冰,也像火。

那时候,我知道,我并不是他们的期待。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